EN

The Serial Vision of Jourdeness Dapumei Biotech Park

佐登妮絲大埔美園區 串連視景

“串連視景Serial Vision”在建築設計藝術的實踐

「廣場」,是近代歐洲城市設計極重要的成分,但,直到聖彼得大教堂才真正奠定了廣場的地位。
這一切都歸功於"串連視景(註)Serial Vision"的實踐。

〔串連視景〕這套理論直到1961年才出現,而500多年前的貝尼尼只懂得”動態構圖”。
他們成功的以方尖碑和教堂正面串聯的軸線為中心,左右是兩個半圓弧線圈起的迴廊,圍出一個極富動態的諾大空間。望向聖彼得教堂大門,就形成了一個遠端的透視點。此時的迴廊從圓弧轉成直線,以梯形佈局收進一個囊口。
這般的佈局,當觀者一進入廣場,視覺焦點便會自然而然地望向方尖碑,接著再朝向因透視效果變得更壯觀的大教堂。

當年,一個相當貼切的名詞形容了聖彼得大教堂前這個嶄新的廣場:劇場(Teatro)

"那座巨大劇場的新建設 la nuova fabrica di quel gran teatro"

讓當年的教宗,成功的型塑了一座"神之城"的光輝印象。
佐登妮斯大埔美園區,即以這個觀點,設計一系列"串連視景Serial Vision"在建築設計藝術的實踐。

人,透過視覺來感知城鎮景觀,英國建築師和城鎮設計師戈登•卡倫 Gordon Cullen,創造了〔串連視景Serial Vision〕的概念,將城鎮景觀定義為一系列相關的空間。

卡倫提出了〔串連視景〕,以視覺為基礎,探討行人走在城鎮時,由不同的視點觀看建築物與空間所產生的感受,並說明地方(Place)因組成之不同而形成不同的空間個性,探討人在不同空間所產生的感受。

卡倫說:
"當沿著彎曲的道路,進入庭院或轉彎時,行人的視野會不斷變化。不斷變化的觀點提供了一種發現和戲劇性的感覺。相反地,走在漫長筆直的道路,其感受幾乎沒有改變,因為最初的觀點很快就被僵化了,變得單調。"

〔串連視景〕的概念,與東方園林造景的〔一步一景〕有異曲同工之妙。在”景”與”境”上,有一種展開的感覺,有一種被構圖向前吸引的感覺,有一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層層疊疊,”動態構圖”這個字,非常精確且完整地解釋了〔串連視景〕的概念!

厲害的建築設計,透過"串連視景"創造"步步驚心"。

Gordon Cullen相信設計師是透過"情感",來營造建築環境中的元素。
其塑造的方法,就是設計"視點viewpoint":
「如何創造眼前的視覺觀感,並對下一個視覺觀感報以無限期待」
就這樣,誘使觀眾,一步步深入設計師的佈陣之中。

掌握〔串連視景〕通則,意味著觀眾會獲得不斷的視覺啟發。

一條筆直的路或一棟規規矩矩的矩形建築物可能看起來很單調,運用〔串連視景〕設計卻能呈現了一項美學原則—"律動",其型塑了"比例",而無限延伸的律動又帶出了"方向性",這讓一棟建築充滿吸引力,並引導觀眾走進建築的佈陣之中。

〔串連視景〕, 是以美學為基礎,探討空間、場所,營造出的”環境”品質與”感覺”品質,建立的是以人的行走路徑、視點與感受,作為分析的基礎。

這不是靜態構圖,而是一系列變化中的構圖,
每個構圖都融合到下一個構圖中,依序體驗。

〔串連視景〕經常可以用"風景如畫"一詞來形容這些影響。
創造一波接著一波的視覺高潮!
這正是歐洲中世紀城市設計的方式,佐登妮斯大埔美的"動態構圖"以歐洲聖彼得堡大教堂為藍圖,景觀自階梯式景觀和英式花園,一路導入ㄇ字型建築體。

從序列性的迎賓入口階梯開始,當你進入花園小徑,穿越圓頂涼亭,踏入挑高2層樓的愛奧尼克柱列迴廊,境一轉,是高達3層樓的柯林斯柱迎賓大廳,最後在離地挑高40米的穹頂下,高雲入天,一座以藝術城堡打造的企業殿堂,步步動心地劃下完美讚嘆!

〔串連視景〕設計著眼於人們在移動時的視覺變化,在步行的每一步,或每一個轉角,都能在空間中展現出更多的驚喜!

如詩如畫在此並不意味著偶然,而是精心設計。

〔串連視景〕,取決於視覺一系列性的連續延伸,隨著時間的推移,一步步敘述了主人家的品牌故事,也為企業文化的思想和藝術,盡在過程的潛移默之中了!
假如我們將〔串連視景〕作為藝術情感的延伸,我們也能將建築,在穿越景物的過程,如同電影中的場景序列,注入著人類情感的至情至性,昇華為一齣動人的戲劇。

註:串連視景另有許多翻譯–序列視覺、串行設計等詞。

建築設計
打造女人永恆魅力的生技園區

科技與觀光廠房設計
佐登妮絲大埔美生技園區

佐登妮絲大埔美生技園區
景觀塔樓/紀念碑

佐登妮絲大埔美生技園區
建築外觀雛形

佐登妮絲大埔美生技園區
景觀平面配置

mail
phone
Location